> 資源中心 > 官方博客 > 行業解讀 > 魯貴卿:也談工程建設企業數字化轉型(中)

魯貴卿:也談工程建設企業數字化轉型(中)

作者:平安建投董事長、CEO魯貴卿 來源:施工企業管理雜志社 時間:2021-02-05

現實再次說明:誰擁有信息互聯技術誰就擁有未來。


數字化轉型遇到的


主要問題與解決路徑


近些年我走訪了許多企業,對工程建設企業信息化遇到的問題做過一些研究和交流。當前,信息化建設上面臨著“三座大山”:一是IT技術與企業管理的“兩張皮”(IT企業與建設企業之間、IT企業與IT企業之間、建設企業內部之間);二是企業內部各部門之間的“部門墻”(管理語言不統一、各業務系統規范不統一、平臺頂層設計不統一);三是企業各層級各專業之間的“數據籬”(經濟數據之間、經濟數據與非經濟數據之間、企業與產業鏈、生態圈之間)。


要加快工程建設行業的信息化進程,就必須大力推動管理與技術的深度融合,實現信息數據互通。這是工程建設企業十分重要、十分緊迫的任務。


企業管理信息化要發揚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,每天挖山不止,真正融化“兩張皮”、打通“部門墻”、拆除“數據籬”,實現信息互聯技術與企業管理的深度融合,達到信息和數據的深度互通,從而大幅度提升建設行業的信息化水平。而無論是區塊鏈、大數據、云計算,還是霧計算、邊緣計算,或者是移動邊緣計算和移動云計算,它們都離不開“計算”,而“計算”的對象是“數據”,企業數據的核心部分則是企業運營管理的各類數據,是事物、過程、場景、行動源頭產生的“原數據”(圖3)。




我把工程建設企業“原數據”分為三類:經濟數據、非經濟數據、產業鏈數據,這些“原數據”必須具備真實性、唯一性、精準性、有效性。原數據的這四個屬性,要求我們在進行管理動作時,所使用的管理語言必須是統一的,是能夠被相關方理解的,是可以用來交流互動的,最終都要在組織層面融通。


但是,并不是所有的數據都需要百分之百互通,企業運營有時候要遵循一些行業的基本規律,也應當允許存在一些商業秘密。我們要辯證的看待通與不通,根據行業規律和企業管理本質需求靈活變通,既要考慮共性,又要照顧個性,它們是對立的統一。所以,企業管理信息化必須進行管理語言的標準化,必須制定統一的管理信息因子的數據編碼規則,并且制定一套具體的應用操作規范,才能真正的理解和運用好“融通”,把握好邊界和度。


數字化轉型的方向


企業數字化轉型有三個基本方向:


一是企業管理數字化,即運用數字化技術,實現以業財資稅一體化為主要特征的企業運營管理目標,持續提升企業的運營質量和經營水平;


二是項目建造智能化,也就是在項目的建造過程中運用數字化技術,提高人、材、機的運轉效率,縮短建設工期,降低建造成本,提高工程質量,減少安全事故,不斷提高項目建造的智能化水平;


三是產業生態互聯網化,產業生態圈借助互聯網的手段互聯互通,在這個過程中會涌現出一批擁抱產業互聯網的建設企業和科技企業,達成深度合作,這也是數字經濟最有價值的部分(圖4)。



數字化轉型的方法論


關于數字化轉型的方法論,我分四個方面來談,即“戰略引領、思維更新,以用為本、技術融合,科技賦能、價值延伸,轉型創新、合作共贏”。


戰略引領、思維更新


數字化轉型戰略的制定要從企業實際情況出發,不做“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”,不做“空想家”。要結合企業實際制定轉型專項規劃、明確轉型目標和重點、設計商業模式、評估各種影響因素、勾畫產業生態藍圖。轉型專項規劃分為三種:一是短期規劃,二是中期規劃,三是長期規劃。每項規劃都需要明確轉型目標及重點事項,針對重點事項找到關鍵路徑,針對關鍵路徑進行資源測算,做好資源保障;結合各種靜態假設、動態假設,勾畫出相應的商業模式,制定實施策略與措施;還需要思考本企業在產業生態環境中所處的位置和目標,或者開辟新的領域,創造新的模式,尋找新的路徑。


企業在數字化轉型時,需要制定轉型方案、納入年度工作計劃、明確新體系下的責權利、動態跟蹤和閉環管控,構建數字時代核心競爭力。數字化能力是企業的一項核心能力,要將企業各項能力和數字化相結合,利用數字化這個支點,放大企業的核心競爭力。實施方案制定以后,要將方案逐項分解,并納入到年度工作計劃之中;分步組織實施,動員全體員工積極參與,明確責權利關系,協調企業內外部力量,密切合作、攻堅克難、共同推進;同時還需要定期檢視,構建動態跟蹤能力,復盤計劃和實際結果之間的差異,根據差異做好應對策略,做好不同情況下的閉環管控(圖5)。





企業信息化成敗的關鍵在于企業的“三只手”,這“三只手”就是:思路清晰、態度堅定的“一把手”(企業主要領導),充滿激情、執行有力的“發燒友”(企業分管領導),業務精通、任勞任怨的“操盤手”(企業主管業務部門負責人)。


企業數字化轉型涉及到企業經營組織的變革、職能權責的調整和利益格局的變動,必然伴隨著思想觀念的沖突、管理機制的改革,這需要通過思維的更新來帶動。


思維模式可以分為線性思維、ERP思維、跨界思維和生態思維。不同的思維方式會影響企業數字化的進程(圖6)。





1)線性思維模式下的信息化應用。在線性思維模式下,企業信息化是圍繞“崗位級應用”和“部門級應用”展開的。這一階段先是為崗位服務的通用信息技術,如計算機輔助辦公、專業工具軟件產品的應用,包括計算機輔助設計、文字、圖表處理電子化(辦公軟件)、工程預算、鋼筋下料、工程算量、測量定位等;后來隨著信息化應用的加深,局部的、專業部門業務管理子系統的產品逐漸成熟,應用更加深入廣泛一些。信息化應用的主要業務系統有:辦公自動化系統、財務管理系統、企業門戶系統、人力資源管理系統、視頻會議系統、檔案管理系統、項目管理系統、決策支持系統等。這一階段初步實現了主要業務系統的數據管理,逐步實現了系統“定制化”的優化。與此同時,子系統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顯現,對其進行變革升級的需求也越來越強烈。


(2)ERP思維模式下的信息化應用。由于“崗位級”“部門級”應用帶來的問題與矛盾不斷出現,且企業發展與企業管控需求的不斷變化,“企業級應用”逐漸成為工程建設企業追求的目標,ERP思維應運而生。在ERP思維模式下,追求從上而下的精準求解,強調因果關系,要求信息高度對應統一,企業信息化集中部署,實現“大一統”管控,企業運營管控能力大大提升。但是,這種集中式、集成式的信息系統平臺,信息量越來越大,死機宕機現象頻發,數據的使用效率并不理想,企業信息化應用面臨諸多困惑,企業信息化應用水平越來越滿足不了企業管理與發展需要。


(3)跨界思維模式下的信息化應用。ERP思維的局限性及實際工作中的困惑,引發了“跨界思維”。由于我們所處的物理世界和商業環境并不是完全的精確求解,不能一味地強調因果,而“跨界思維”則體現了近似求解,只看關聯,不問因果,它是一種“大數據思維”。


怎么才能突破“ERP思維”的局限呢?我這里引入“餐桌理論”,以引起大家的思考(圖7)。




“餐桌理論”如圖7所示,圖中包含:食材、供應商、后廚、餐桌和食客,還有一些看不見的內容,比如當地經濟狀況、餐館選址、風俗習慣等。在這樣一個場景下,食客是多種多樣的,餐桌上的菜單會有多種版本,也有主餐和酒水的菜單之分,菜譜也不是一成不變的,它還會時常變化升級,后廚的分工隨著餐館經營范圍的變化而改變,食材供應商又有各種差異,比如大小、服務能力、地域特征等,在這樣的場景里,四種角色基于一張餐桌產生了聯系。


類比到信息化,各種各樣的信息化系統也是以“菜單”為入口。在“餐桌理論”下,食客是中心,不同的食客代表了不同的IT需求方,不同的需求方所產生的需求需要交由后廚處理,后廚既包括各類IT企業,也包括建設企業內部的IT部門。后廚一方面要處理各類需求,進行加工整合,還需要聯系食材供應商,餐桌就是后廚和食客所交匯的地方。可以類比為數字化轉型的平臺,平臺會促進需求的循環,但是一個封閉的平臺反倒會限制企業的發展。所以“餐桌理論”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平臺,ERP階段是選系統,而跨界階段就要選平臺。那些對需求方友好的科技平臺,它以較低的成本,更好地滿足不同部門、不同合作方的需求。就像芯片的發展,新一代的工藝不僅先進,性能更優,而且耗電量會更低。當有了一個可擴展的平臺后,后廚也要與之配合,利用新的平臺思路處理需求問題,當出現顛覆性的技術突破時,甚至會改變原來的分工結構。


好的科技平臺,是可以讓“食客”直接參與到管理平臺的二次開發建設中,而不是僅僅依靠專業的“后廚”把管理平臺建設好,這種科技賦能也是非常直接、非常重要的。針對新的平臺,原有的供應商產品和供應商優勢都需要重新審視,因為數字化轉型不是一日之功,在長期合作的過程中,有些供應商的生命周期非常短暫,有些老舊的系統無人問津。在“餐桌理論”中,那些已經冷掉的“菜”,可以回鍋重新翻炒,也可能被淘汰,或者在餐桌上直接定向加熱,這需要依賴那些具備監控能力、重構能力的更先進的“餐桌”。


“餐桌理論”告訴我們:圍繞“吃”這個核心場景,食客、后廚和食材供應商以及“餐桌”本身都需要不斷改進完善,食客、后廚和食材供應商要各盡其能,相向而行。“場景”是“吃”,角色不同,工作目標和最終的目的是一致的。“廚師”應當以滿足“食客”需要為中心;“食客”為“吃”而來,“食客”沒必要都變成廚師,也不可能都變成廚師,但“食客”應當明確自己的需求,點出適合自己的“那盤菜”;“餐桌”應當滿足“聚餐”的需要,“食客”少時,可以用小一點的“餐桌”,“食客”多時,可以用大一些的“餐桌”,必要時“餐桌”上應當配上“轉盤”,方便“食客”夾菜;食材供應商則應當供應合乎需求的食材產品。


跨界思維模式下,要求我們的食客、后廚、供應商都要具備“跨界思維”,一切從長遠需求出發,多思考相關方訴求,敢于犧牲眼前利益,放眼于更長遠的利益,把生意做好、做大、做長遠。這不僅需要戰略眼光,也需要自身強大的能力和“先進”科技平臺的協同。


(4)生態思維模式下的信息化應用。生態思維模式下,合作共贏為根本,以數字化為手段,加快產業協作為基礎,產學研多方共同推進產業升級為目標。通過模式創新,科技創新,思維升級,在產業互聯網下達到多種訴求相互融合,實現各自企業在生態鏈上經濟效益的放大。隨著數字化技術的不斷迭代升級,未來會以輕量化的APP為主要發展方向,結合ERP系統,不僅可以復用現有成果,也可以借助輕量化應用把整個生態藍圖補充完整。彼此之間,既能合作,又可以保證自己本身的商業核心數據保存在企業內部,各種服務、數據、能力以APP為載體,彼此之間相互交融。


(本文作者:平安建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、CEO 魯貴卿)

(本文來源:施工企業管理雜志社)

(分享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)

頁面標簽:智能   大數據   云計算
相關資訊

近來,“數字化轉型”成了一個高頻詞,且熱度不斷在增高。業內許多人士都在談論這個話題,大有誰不談“數字化轉型”誰就是個“落伍者”之狀。為便于在相同語境下討論問題,今天我也湊個熱鬧,以“數字化轉型”為題,談一點粗淺認識,就教于同行。

行業解讀 2021-02-05
更多資訊
AV在线手机播放,高清依人大香蕉婷婷av,色情小动图,欧美性生活视频,亚洲AV中文字幕有码在线天堂